荆棘鸟

喜欢吃橙子🍊

【深海】双剑冢·壹

1.古代AU设定/强强/糖堆x陈怼

2.架空朝代所以不存在历史上的错误也不接受!

3.人设ooc预警可能会崩请注意!

4.不喜小叉叉谢谢

5.脑洞开坑可能存在各种漏洞 欢迎各位指出

6.就这样qwq

第一章

     黑发少年的剑一如既往的快。

     只见银光与鲜红,看得躲在树杈上的黑衣人眼花缭乱,一时忘记了屏息。待到他再定睛时,黑发少年已然把剑收回鞘中,一身白衣似雪,温润玲珑。

     人头和血液在泥土上划出深深浅浅的痕迹,尸体的主人瞪大着眸子,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 树上的黑衣人心底暗暗吸了一口气,看着少年在浅浅的阳光下鼻尖上的黑痣,以及那抹淡而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。

     似乎在笑着谁……他又能笑谁。

     “我不太喜欢玩捉迷藏。”

     少年清脆而带着点腔的嗓音有着独特的味道,可黑衣人却没有了欣赏的心思——他的呼吸虽浅却越来越急促,风吹绿叶的沙沙声似乎也盖不住那些细碎声响。

     “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 少年眸底闪过一抹失落。他没有再纠缠下去,反而拍了拍衣摆,背起剑鞘,转身离去。一身白衣随风飘逸,三千青丝徐徐而落。

     黑衣人见那身影越走越远,终是松了一口气。但职业的警觉却又迫使他立刻离开那根树枝,结果和他预想中的不一样,那道原本离去的白色的身影如鬼魅般惊人,就出现在他原本站着的枝桠上。

     “幼稚。”

     白衣少年舔了舔唇——透着嫩粉的嘴唇蒙上了一层水光,却让他多了几分灵动。他眯起的眸子虽是弯弯盈月,却无半分笑意,透着刺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 黑衣人不愧是那人的手下。只是迷茫了一个呼吸,又迅速醒悟,一个后翻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 少年鼻尖的黑痣是那么的熟悉——至少他在那人给的资料中见过不少,却都是少年笑意盈盈的模样,从未见过他冷酷无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 “……唐——你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 少年的名字就要脱口而出,黑衣人却脖子一凉,视线范围一片模糊,却再也没有了生息。

     少年剑不沾血,落地也不扬起些许尘埃。仿佛这人轻若无物,不受世间规矩约束。

     “……我一向不喜欢生人唤我。”

     可惜,那具冰冷的尸体却再也不能知道少年心底的话了。

     少年又勾起一抹淡笑,这次却是真的离去了。

-

     南黎的落花总是如烟火般灼人眼眸。樱粉与碧色的交错,黄鹂的啼鸣却是为这单调的春添了几分绚烂。垂柳抚池,紫藤绕江,好不胜收。

     青瓦石街,红墙绿萝。矮房一栋栋相连,又在各自的石地上圈出一大块小院子,几张石桌石椅,几棵参天古树,一张藤蔓摇椅,便已足矣。

     少年踏进院子的那一刻,熟悉的嗓音盖过了他的纷纷遐想。

     “山海!”

     碧色人影如旋风般撞入白衣少年的怀中,伸手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 “碧城,慢点。”

     名唤唐山海的少年眉眼笑意盈盈,一双剪水秋眸闪着温柔。

     “山海,你、你可算来了!我、我快急死了!”

     徐碧城又是一副泪眼朦胧的模样,唐山海看着自己表妹落眼泪,却是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 “又是谁欺负我们碧城了?”

     他俯下身,摸了摸表妹的脑袋,对方一头原本整齐柔顺的黑发被唐山海摸得乱糟糟的,但显然着急的她并没有发现表哥极其幼稚的恶作剧——还说别人幼稚呢。

     “山海,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 徐碧城磨蹭了半天,才吐出这一句。

     他?

     唐山海脑海中闪过一道人影,随即又用力摇了摇脑袋——不可能,他们一人在南一人在北,对方怎么可能会在这里……况且他已然派了方才的黑衣人前来。

     不料突如其来的轻浮声音,却完美地搅碎了他的否定。

     “唐少侠,久仰了。”

     唐山海眉头皱起,寻声望去,只见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 那人生得俊俏,一双眸子闪着灵动与狡黠,微微勾起的唇角带着一抹如幼猫般的笑容,却让唐山海一把拉着徐碧城退后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 “陈深,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 唐山海最讨厌客套话了,他从来只会直入正题。

     “当然是慕名而来咯,我的对手我自然要看过几分。”

     陈深嘴角的笑总是坏坏的模样,而唐山海最讨厌轻浮的人了。

     但他不能否认——南北两派的传人,的确要见上一面,互相切磋一下呢。

     那一天,是陈深第二次见唐山海,也是唐山海第二次见到陈深。

     江湖序曲,拉开了帷幕。